形上學處理了,形上學就不存在


via here

分析哲學在二十世紀初堀起,至今出現過兩個大學派,分別是較早的「邏輯實證論」(logical positivism)和較遲的「日常語言學派」(ordinary language school)。正如每個時期都總有哲學家宣稱自己解決了(solve)或消解了(dissolve)過往的哲學問題,邏輯實證論和日常語言學派同樣致力反對「傳統哲學」。情況有點像每年總有一、兩個認為自己已經「進入哲學」、「離開哲學」、「超越哲學」的神經病。其中邏輯實證論深受早期維根斯坦影響,認為傳統形上學(metaphysics)探討的都是偽問題(pseudo-problem),因此有所謂「消除形上學」(elimination of metaphysics)的運動。

綜觀分析哲學的歷史,邏輯實證論確是別樹一幟。日常語言學派的人馬主要還是讀哲學出身,但邏輯實證論的猛將卻大多接受其他學科訓練。邏輯實證論主要由維也納學圈(the Vienna Circle)和柏林學圈(the Berlin Circle)組成。柏林學圈的「哲學血脈」比較濃,為首的哲學家 Hans Reichen­bach ,老師之中有 David Hilbert (數學家)、 Max Planck (物理學家)和 Max Born (數學家兼物理學家),也有哲學家 Ernst Cassirer 。另一位柏林學圈的成員 Carl Hempel ,同樣是學哲學出身。

然而,邏輯實證論的主要基地維也納學圈,始創成員之中只有 Herbert Feigl 是受哲學訓練的。這個學圈的成員 Moritz Schlick 是物理學家,師從 Max Planck ; Phillip Frank 和 Friedrich Waismann 同樣是物理學家; Hans Hahn 是數學家; Otto Neurath 是經濟學家。後期加入的 Rudolf Carnap 雖然是二十世紀影響力最大的邏輯實證論者,但亦不是純哲學出身,而是受物理學和哲學的訓練。 Carnap 在耶拿大學寫物理學論文,期間修讀過哲學家 Gottlob Frege 和 Bruno Bauch 的課程,他的第一篇論文定義空間與時間的公理系統(axiomatic theory of space and time),物理系認為內容太過哲學, Bauch 則認為那是純物理學,不是哲學,結果 Carnap 在 Bauch 的指導下寫了第二篇論文。Schwartz, S. (2012). A Brief History of Analytic Philosophy: From Russell to Rawls. Wiley-Blackwell, pp.58-59.

可能因為邏輯實論證的成員在其他學科十分活躍,邏輯實證論對外系的影響也相對地大。《分析哲學簡史》(A Brief History of Analytic Philosophy)的作者 Stephen Schwartz 提到,他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剛成為哲學系教授,想開一門名為「形上學導論」(Introduction to Metaphysics)的課。當時規定新課程須由學院的委員會批准,而委員會裡面有幾個外系教師。他的「形上學導論」開不成,理由是委員會的成員認為:
沒有這種科目。形上學已經被消除了。
不過委員會後來批准 Schwartz 開一門與形上學有關的新課──因為他把課名改成「形上學史」(History of Metaphysics),教的是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笛卡爾那些已經成為「歷史」的形上學。Schwartz, S. (2012). A Brief History of Analytic Philosophy: From Russell to Rawls. Wiley-Blackwell, p.60.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