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friends like him, who needs enemies?

既然提到 R. M. Hare 和日常語言學派,自然不能不提另一個與日常語言學派關係密切的人 ── Paul Grice 。 以今日的標準, Grice 的學歷並不高。他於 1933 和 1936 年分別在牛津大學基督聖體學院的古典文學榮譽試(classical ho...

哲學の治療力

via here 提到日常語言學派 ,自然不能不提 R. M. Hare 。有些資料說他是日常語言學者,有些則避而不談,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與日常語言學派關係非常密切。他在這個學派的大本營牛津大學當了接近 20 年 White’s Professor of Moral ...

…tor …tor …tor

via here 上世紀四十年代,奧地利和德國的邏輯實證論(logical positivism)影響力漸走下坡,分析哲學在英國的奠基人摩爾(G. E. Moore)已經退休,另一奠基人羅素(Bertrand Russell)也不像以往那般積極討論主流哲學議題。此時...

我是上一任的邏輯學威克姆教授

via here 分析哲學史上第一個大學派──邏輯實證論(logical positivism)──於上世紀二十年代在維也納誕生,其後出現維也納和柏林兩個學圈。然而,十多年後,兩個學圈的成員卻逐漸離開奧地利和德國。實論證者離鄉別井,除了學術上的理由,還有政治上的因素...

形上學處理了,形上學就不存在

via here 分析哲學在二十世紀初堀起,至今出現過兩個大學派,分別是較早的「邏輯實證論」(logical positivism)和較遲的「日常語言學派」(ordinary language school)。正如每個時期都總有哲學家宣稱自己 解決了(solve)或...

各位同學,總分改成137

via here 香港的第一個學期結束,成績快將公布,我也不期然想起諾貝爾經濟學得獎者 Richard Thaler 在  Misbehaving: The Making of Behavioral Economics  談及的一段經歷。 話說 Thaler 取得...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