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 “accommodation” ?


via here

「預設」(presupposition)是個有趣的語言現象。日常談話幾乎無可避免會有預設,但要講清楚甚麼是「預設」卻是難上加難。 比如,想像你朋友皺著眉跟你說:

1. 我的女朋友不知道我已經破產。

一般人馬上便能掌握這句話的預設:一,你朋友有女朋友;二,你朋友已經破產。然而,要說清楚這兩個預設怎樣產生和傳遞,卻絕非易事。

預設的本質固然複雜,預設的應對亦不遑多讓。

假設你聽到朋友說 (1) ,但你事前不知道他有女朋友,也不知道他已經破產,你可能會說:

2.a. 破產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很多成功人士亦失敗過,你女朋友一定可以理解。
2.b. 先睡一覺,明天再想想怎樣跟你女朋友說。
2.c. 放棄吧,現在你買不起鑽戒,你女朋友一定離你而去。

這些回應都有一個共通點:你已經接受對方的預設──即是,你已經接受他有女朋友,也已接受他破產了。對方的話預設了 P ,聽者本來不相信或未相信 P ,但調整自己的信念來配合對方的預設,便是所謂的 “accommodation” 。

Robert Stalnaker 在 Context (2014: 46-50) 區分兩種 accommodation 。在第一種情況,聽者覺得說話者是可靠的消息來源,因而修改自己所信的事情來配合說話者的預設。在第二種情況,聽者未必覺得對方是可靠,但因為沒有必要在當時質疑對方的預設,所以暫時接受對方的預設。舉例來說,如果有人跟你說「上帝平時一定有上高登討論區」,即使你是無神論者,你也大可暫時假定「有上帝」,再和他討論上帝平時會不會上高登。

除了 accommodation ,還有沒有其他應對方式?有,聽者可以拒絕接受對方的預設。聽到朋友說 (1) ,你其實也可以這樣回應:

3.a. 那張破產通知單是寄給我的,不是寄給你的。
3.b. 別擔心,你根本沒有女朋友。

這兩個回應都表示你不肯 accommodate ──無論是長久地修改自己的信念,還是暫時地修改自己的信念,你都不願意,因此,你沒有為了接納對方的預設而修改自己的信念系統。

SEP 的〈Presupposition〉指,關於「預設」的議題眾多,當中最富爭議的便是 accommodation 。該條目說,最早關於 accommodation 的討論來自 Lauri Karttunen 和 Robert Stalnaker 同樣在 1974 年發表的文章,但到 David Lewis 在 1979 年的文章出現後大家才開始用 “accommodation” 這個字。事實上, Paul Grice 早在 1970 年的 〈Presupposition and Conversational Implicature〉 已經討論過一個 accommodation 的例子, Stalnaker 在 2014 年的 Context 甚至引用他的例子說明 accommodation 的特質。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