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l Kripke] N&N 裡的「先驗」


via 9BYTZ.com
拉丁文的 “a priori” 譯成中文,一般叫做「先驗」,可約略解做「獨立於經驗」。與之相對的 “a posteriori” 叫做「後驗」,相應的意思是「依賴經驗」。 Naming and Necessity 為人重視,其中一個原因是 Saul Kripke 在書中論證有所謂的先驗偶然真理 (a priori contingent truth) 和後驗必然真理 (a posteriori necessity truth) 。在提出論證之前,他先釐清他想講的「先驗」是甚麼意思。

傳統講的「先驗」是: p 是先驗真理,即是, p 是可以獨立於經驗而得知的真理。不過,這個意義的「先驗」含有模態成分,招致不必要的麻煩。由於那句的意思等於「 p 是有可能獨立於經驗而得知的真理」,我們可以問:對誰來說有可能?上帝?火星人?人類?如果是上帝,恐怕所有真理都是先驗真理,因為上帝本來就是全知的,不需要經驗便知道所有真理。為了擺脫這些麻煩, Kripke 丟棄當中的模態成分,改為討論某個人是否根據先驗的理由知道或相信 p 。他沒有確切列出定義,但脈絡還算清楚,他談的「先驗」意思應該是: S 先驗地知道 p ,即是, S 不是基於經驗證據而知道 p (並且她已知道 p )。

兩者有何差別?第一個說的是「某個真理有沒有可能不透過經驗被得知」,第二個說的是「某個人是否不透過經驗知道某個真理」。第二個說法摒除模態的成分。

申明這點後, Kripke 另外在概念上區分兩個對先驗的定義。他說,有些人不用「可以」 (can) ,而用「必須」 (must) 來定義「先驗」。他們覺得,先驗的知識都只能(必須)透過獨立於經驗的證據知道,不可能基於經驗證據。 Kripke 舉了個例子,試圖指出兩者有分別。首先想像一部可以判斷數字是否質數的計算機器。假設 A 用這部機器來判斷某個數字是不是質數,再假設他用這個方法知道 k 是質數,根據 Kripke 的定義, A 不是先驗地知道 k 是質數,因為他的知識無可避免建基在他對物理定律以及機器的運作原理的了解,但物理定律和機器的運作原理都是經驗知識。再假設 B 毋需依賴機器,不用靠經驗證據就知道 k 是質數。在後一個情況, B 先驗地知道 k 是質數。如果先驗知識必須獨立於經驗證據,「 k 是質數」便不是先驗知識,因為 A 依賴某些經驗證據才知道 k 是質數。但如果先驗知識可以獨立於經驗證據,則無此蘊涵。因此,兩個定義有分別。

這個區分對 Kripke 往後的論證似乎沒有甚麼影響。記得在兩年前的讀書組,我們幾個組員就 Kripke 的例子爭論了許久,最近又聽到個相似的意見,加上 W 老師提到的一些細節,似乎可以組織成一個反對。

Kripke 認為 A 不是先驗地知道 k 是質數,因為他的知識有部分建基在經驗證據,例如物理定律和機器的運作原理。 Kripke 的意思似乎是,假如 A 不是相信物理定律不會忽然改變、機器的運作原理可靠,他就不能合理地相信 k 是質數。然而,在這個意義底下,有甚麼人會有先驗知識?就算是用紙和筆計算,同樣也要基於「經驗證據」,因為計算的人要相信光線的運動方式不會令他忽然看到不相干的數字,才能夠合理地相信計算結果。更極端的例子是心算。假如心算的人不相信某些心理定律,例如他這刻想起的數字通常與先前的數字有關係,他同樣不能合理地相信計算結果。但心算已經是最有可能獲得先驗知識的方式,連這個方法得到的知識都不是先驗的,還有甚麼是先驗的?

不知道有沒有 Kripkean 回答過這個問題,聽聞這個例子曾引起一番討論,我卻是未涉獵過。



參考文獻
Kripke, Saul (1980). Naming and Necessit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p. 34-3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