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3日

「所有真理都是相對的」是個聳動的口號,但這口號其實有兩種詮釋,一種較弱,一種較強。釐清這兩種真理相對主義,不妨先從例子著手,講講我認識的相對真理。

見到報紙寫「挪威總理喬裝計程車司機」,相信大多人看到這個述句(假如相信報紙)都覺得它是真的,而不是覺得它相對於某些東西是真的。與之相比,見到報紙寫「黃曉明是一塊漂亮的木頭」,一般反應是它對某些人而言是真的,不能簡單的說它是真的。相對真理「相對於某些東西為真」;非相對真理則沒有相對於任何東西,是簡單的「為真」。

弱的真理相對主義宣稱「所有真理都是相對真理」,也就是「所有真理的『真』都是相對於某些東西」。因此,若果有人寫「P 為真」,這寫法要麼是錯誤的,要麼是「P 相對於 S 為真」的省略。這種真理相對主義在今日支持者眾,若果你接受模態邏輯刻畫真理的方式,你其實也會是此意義底下的相對主義者。因為談模態邏輯裡的真述句,用「P 為真」是意義有殘缺的,要恰當的表達真假,必須加上可能世界,例如「P 在可能世界 W 為真」(P 相對於 W 為真)。

稱此為較弱的真理相對主義,乃由於它容許「相對於所有東西為真」的情況。例如,在模態邏輯裡,縱使所有述句的真假都須相對於可能世界,亦可以有相對於所有可能世界為真的述句,「P→P」便是一例,它在所有可能世界都是真的。我就曾遇過一個用相對真理重新定義絕對真理的方法: P 為真 $=_{df}$ P 相對於所有東西都為真。

較強的真理相對主義不但宣稱「所有真理都是相對的」,還進一步排除「相對於所有東西為真」的可能性。弱相對主義只宣稱 (1) ,強相對主義則囊括 (1) 和 (2) 。

(1). 所有述句都是相對某些東西為真
(2). 每個述句都相對某些東西為真,而且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 未必要用「述句」,可以「語句」、「命題」、「陳述」等其他條目取代「述句」,視乎真理的基本載體(primary bearer)為何。

日常所講的相對真理,其實更貼近較強的詮釋。相信很多人都聽過以下這種論調:「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你有你的看法,別人有別人的看法,大家的觀點都是真的,毋需分高低」、「你有你的道理,別人有別人的道理,大家都對」,此類論調背後究竟預設甚麼立場,得視脈絡而定。不過,其中一個相當有可能的嫌疑是,講這種話的人接納了強真理相對主義,認為每個述句總在某些面向下是真的,在另一些面向下會是假的。

12 comments:

  1. 我有個困惑想請教一下~~命題可以獨立於公理系統嗎?

    比如,二值邏輯下的「X不是真的」和多值邏輯下的「X不是真的」是不是同一個命題呢?

    如果是,它們的意義分明不同,為什麼可以視做同一個命題?

    如果不是,那麼「X不是真的」之類的命題算不算是必須相對於某個公理系統呢?比如「二值邏輯系統下,X不是真的」,「三值邏輯系統下,X不是真的」,etc......。

    回覆刪除
  2. 我不確定自己有正確理解你的困惑。你說的公理系統似乎是指形式邏輯系統(理應不限於公理、自然演繹、序列演繹、tableau等證明系統)。

    二值邏輯下的「X不是真的」和多值邏輯下的「X不是真的」是不是同一個命題,要視乎你這時用的「真」是甚麼意思。(一)如果你說的「真」的意思就是指形式系統裡的真,那兩句就不是同一個命題,因為二值邏輯的設定跟多值邏輯不一樣,那兩句的意思其實是「X不符合二值邏輯對真的設定」和「X不符合多值邏輯對真的設定」。情況就像:在小明的信念裡的「濕婆不是男人」和在老王的信念裡的「濕婆不是男人」。如果小明和老王對「男人」的理解不一樣,你把那兩句理解成「濕婆不符合小明對男人的理解」和「濕婆不符合老王對男人的理解」,意思顯然是不一樣的。(二)如果你是想用一個大家平常使用、有待釐清的意思,那兩句的意義沒有很明顯不一樣。如果你是想用一個大家平常使用、有待釐清的「男人」概念,那麼儘管小明和老王對男人的理解不一樣,「濕婆不是男人」也不見得要相對於每個人的信念。

    我想你應該是想講(二)的意思,但是寫法會令人很容易想到(一)的意思,所以才寫「它們的意義分明不同」。

    「X不是真的」之類的命題算不算是必須相對於某些東西?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也是真理論其中一個核心的難題,我自己甚至沒有一個「聽起來不錯」的看法。不過,我不覺得「X 不是真的」之類的命題*必須*想對於某個公理系統(形式邏輯系統)。理由很簡單,因為公理系統(形式邏輯系統)是隨便我們設定的,現在至少有超過一百套以上的設定,我不覺得從古代到現在的人講「X 不是真的」,他們每個人所說的意思都是相對於人類設定的某套形式邏輯系統。

    回覆刪除
    回覆
    1. 嗯......我所謂的公理系統不是指一套人類設定的、明確的形式邏輯系統,而是泛指包括邏輯的、形上的、......一整套觀念體系。

      我沒辦法想像有命題能夠不依賴一套觀念體系存在,比如「三角形內角和等於180度」是否必然為真?這似乎取決於採用歐氏幾何、非歐幾何或其他觀念體系而定。如果不預設任何觀念體系,「三角形內角和等於180度」這個命題究竟代表什麼呢?

      也許這裡的問題在於「相對」「絕對」是什麼意思?如果X命題預設了一套觀念體系,X為真是否算是「X命題相對於這套觀念體系為真」呢?

      另外,我對強真理相對主義的定義也有一點疑惑,如果一個述句相對於某些東西為(必然)真,但不相對於任何東西時沒有真假可言,算不算符合強真理相對主義的描述呢?

      也就是說,(2) 是否應該改寫成「每個述句都相對某些東西為真,而且在至少一種其他情況下不為真」?(加入了「不相對於任何東西」的情況,並去除二值邏輯的預設,比如非真非假、時真時假、真假不定、etc就算是不為(必)真但也不為(必)假的情況)

      還有,真理絕對主義的主張應如何理解呢?「存在不相對於任何東西為真的真理」或是「存在相對於所有東西為真的真理」?這兩者是等價的嗎?

      刪除
    2. 不是很清楚你說的「整體觀念」是甚麼意思。在你的例子,歐氏幾何和非歐幾何在同一套「整體觀念」裡嗎?

      刪除
    3. 或者換個角度討論。你會不會同意:

      歐氏幾可、非歐幾何、甚至邏輯系統有對錯可言。這些系統不是任由我們隨意設定便是對的,而是要視乎它有沒有正確刻畫這個世界的某種面向。例如幾何系統有沒有正確刻劃空間的某些性質,邏輯系統有沒有正確刻劃推論的某些性質, etc. 因此,我們才能說,歐氏幾何由於 the parallel postulate 不是普遍適用於所有空間,是一套錯的理論。

      刪除
    4. 所謂「觀念體系」就是某些邏輯的、形上的、......之類的思想架構的組合,比如說「歐幾里得數學公設 + 數學實在論 + 符應論」可以是一套觀念體系,「歐幾里得數學公設 + 數學反實在論 + 融貫論」也可以是一套觀念體系,......之類的。其中歐幾里得數學公設、數學實在論、等等則是那些觀念體系的一部分。

      觀念體系的一部分未必要是被明確定義過的系統,即使一個人不接受實在論也不接受反實在論,他對事物的實在與否總有一套自己的看法,這套看法也可以成為其觀念體系的一部分。

      至於觀念體系要包括哪些,我想得視命題為何而定。比如「X存在」就和實在論/反實在論/其他論有關,等等。

      ---

      我疑惑的是,Joe 在替弱真理想對主義辯護時說:「P 為真」意義有殘缺,必須如「P 在可能世界 W 為真」(P 相對於 W 為真)才有真假。

      那麼,我們是否也可以說:「三角形內角和等於180度」意義有殘缺,必須如「歐氏幾何公理下『三角形內角和等於180度』為真」(『三角形內角和等於180度』相對於歐氏幾何公理為真)才有真假?

      --

      至於後面的問題,我想先瞭解Joe所謂「對」「錯」「正確」等於「真」「假」嗎?如果是,我感覺這是乞題性的問題,或許真理絕對主義者會認為有對錯,但真理相對主義者八成會認為「OO正確刻畫了這個世界的某種面向」意義有殘缺,必須是「相對於XXX,OO正確刻畫了這個世界的某種面向」才有意義。如果不是,那得請Joe先解釋是什麼意思了...

      刪除
    5. //Joe 在替弱真理想對主義辯護時說//
      //我感覺這是乞題性的問題//

      我沒有替弱真理相對主義辯護,也沒有在論證任何真理相對主義是錯的,我是在嘗試理解你說的「命題對於觀念體系」是甚麼意思。

      刪除
    6. 那邊的「辯護」是鬆散之說,可理解成「同情理解成較容易接受的詮釋」之類的。

      關於後者,我再補充一點:我同意歐氏幾可、非歐幾何、甚至邏輯系統不是隨便設定都對,還需要某些要素決定其是否適當。但何謂「適當」,我想便是相對主義和絕對主義者爭執的:後者認為有單一標準,前者認為要看相對於什麼而定。

      刪除
  3. 強相對主義不算自我推翻嗎?

    從「每個述句都相對某些東西為真,而且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可知「每個述句都相對某些東西為真,而且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相對某些東西為真,而且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
    設「另一些東西」為X,即「每個述句都相對某些東西為真,而且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相對X以內的東西為假,那相對X,至少有一些述句相對所有東西為真(與「至少有一些述句相對所有東西為假」等價),自相矛盾。

    回覆刪除
  4. Dickson Yuen:

    看不懂怎麼得到「那相對X,至少有一些述句相對所有東西為真(與『至少有一些述句相對所有東西為假』等價)」,我試著照你的思路想:

    1.「每個述句都相對某些東西為真,而且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相對某些東西為真,而且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
    ↓(simplification)
    2.「每個述句都相對某些東西為真,而且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相對於另一些東西為假
    ↓(令「另一些東西」為X)
    3.「每個述句都相對某些東西為真,而且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相對於X為假

    4.相對於X,並非「每個述句都相對某些東西為真,而且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

    5.相對於X,「有些述句相對某些東西為真,但沒有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或者,有些語句相對某些東西為假,但沒有相對另一些東西為真」

    6.
    (可能a) 相對於X,有些述句相對某些東西為真,但沒有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
    (可能b) 相對於X,有些語句相對某些東西為假,但沒有相對另一些東西為真
    因為兩個可能都與強相對主義的(2)牴觸,所以自相矛盾?可是它不是「有些述句相對某些東西為真,但沒有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而是「相對於X,有些述句相對某些東西為真,但沒有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

    利伸:個人覺得強相對主義應該是錯的哲學立場

    回覆刪除
    回覆
    1. 的確是。但即使得出「強相對主義是自相矛盾」的結論,強真理相對主義者也會辯稱「強相對主義是自相矛盾」相對某些東西為真,相對另一些東西為假,那就不知如何是好。

      刪除
    2. 以前有整理過一篇文章,主要是想論證強相對主義會在「自我推翻」和「無窮後退」二擇一。當初是從 Michael Jubien 的 contemporary metaphysics 看到,後來在 Richard Kirkham 的 theories of truth 又再看到。雖然 Kirkham 也認為那個論證成功,不過他在其他地方的釐清令我覺得有些細節自己沒還想清楚,所以還不敢分享我的想法。

      刪除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