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4日

權利(right)是個很抽象的概念,甚少有人能將它講清楚。應用倫理學談動物的道德地位,有些人會直接用「動物權」(animal right)籠統涵蓋討論,認為整個討論就是在談(非人)動物有沒有權利。最近又見到有人用「動物權」,令我想起 Bonnie Steinbock 的 “Speciesism and the Idea of Equality” (1978, Philosophy)曾簡略提到一個釐清。

Steinbock 的看法很簡單:就算我們沒有辦法說清楚動物權,不代表我們沒有辦法討論動物的道德地位,因為應該如何對待 X ,並非只取決於 X 有沒有相關權利。 Steinbock 這樣說,是要保留某些較「窄」的對「權利」的理解。他舉了 H. L. A. Hart 和 S. I. Benn 作為例子,根據這兩位哲學家對權利的看法,嬰兒、心智不健全的人,或瘋子都沒有權利,但這不代表我們可以把他們的利益放在比較次要的地位,或者是完全漠視他們的利益。正如我們可以因為貓會痛,所以在道德上有初步理由(prima facie reason)支持不該亂扯貓的尾巴,整個思考完全不需要假設貓有「權利」。當然,如果貓有權不被傷害,用鐵鎚毆打貓當然是不對的。但是,就算貓沒有不被傷害的權利,也不代表用鐵鎚毆打貓沒有問題,這也可能是因為我們需要「權利」以外的理由來說明,為甚麼不應該用鐵鎚毆打貓。

我有兩個感想。第一,因為權利的概念本身十分複雜,所以 Steinbock 故意把「動物的道德地位」和「動物權」分開。因此,就算沒有所謂的「動物權」,也不代表動物的道德地位肯定比人低,或者人可以對動物為所欲為。此外,就算在「權利」的討論中有了定案,也不一定能直接套用到動物討論上,因為說不定有「權利」以外的理由支持動物有某種道德地位。第二,有些人可能會說:不該亂扯 X 的尾巴就代表 X 有不被亂扯尾巴的權利,不該用鐵鎚毆打 X 就代表 X 有不被鐵槌毆打的權利。假如這個講法是要用「應該/不應該做甚麼」來定義「有/沒有哪種權利」,例如將「貓有不被亂扯尾巴的權利」定義成「不應該亂扯貓尾巴」,這恐怕會令「權利」變成一個空泛的概念,令我們不能反過來用「權利」來解釋哪些該做,哪些不該做,例如不可以用「生存權」來解釋「不應該任意殺人」。

8 comments:

  1. 1.Steinbock的說法如果對動物有效,對於非動物一樣有效,因為訴諸的是同一種直覺:即使一棵樹、一朵花沒有植物權,我們也不可以隨便砍樹、折花,我們甚至也不可以對非生物憑一己之喜好恣意而為,講得太寬的結果就是等於什麼也沒講。

    2.這些律令的效力是怎麼來的?是我們對於自己的道德要求,認為我們有「義務」去尊重世上的其他生命或東西,那為什麼我們會有這樣的「義務」?不正代表了我們認為對方有這個「權利」嗎?即使這個權利不是一般自然法意義底下的普遍權利,但是對於認同該義務的人來說,這個權利確實必須存在,才能構成一個prima facie duty。

    回覆刪除
  2. 1. 不,他的主要論點是:不能用「權利」講,不代表沒有其他理由可以講。他說的不是:因為因為我們直覺上不可以隨便對待其他東西,所以就算沒有動物權,也不可以隨便對待其他東西。Steinbock說的主要都是「X不代表Y」,他並沒有說X或Y對還是錯。我重看正文,應該沒有你講的意思。

    2. 我同意可以用義務背後可能代表權利,完全同意可以用權利解釋義務。我不同意的是,把「x有被(不被)做y的權利」定義成「應該(不應該)對x做y」,因為這樣就無法用權利來解釋應某類行為不應該做。所以,我完全同意可以用別的概念來定義或釐清「權利」,但(粗略來說)如果要用權利解釋義務,就不能用義務來定義權利。例如,(1)問「為甚麼我們應該尊重對方?」(2)答「因為對方有權利得到我們尊重」(3)問「為甚麼對方有權利得到我們尊重?」(4)答「因為『對方有權利得到我們尊重』的意思就是『我們應該尊重對方』」。我完全不排除(2),但我反對的是(2)和(4);(4)會令(2)變成沒有解釋過東西。(所以我的正文是:「…假如這個講法是要用『應該/不應該做甚麼』來定義『有/沒有哪種權利』…」)

    回覆刪除
  3. 我認為不用在一階二階的解釋效力上頭打轉,我的說法是,即使權利有義務以外的定義方式,但是當我們談的是道德理由,除非Steinbock認為假言令式、效益主義可以支持「動物擁有不比人低的道德地位」(對我而言這未免太奇特了一點),否則只有義務才能構成強制性的道德律令。如果他想避開義務和權利這些字眼,把Nagel或Dancy他們那一套道德理性模式搬到動物身上來用,不論是prudential reason或prima facie reason,那麼他依然欠我們一個證明:為什麼在談動機、慾望、理由時,對於動物適用跟對人一樣的道德情境?而這又回到動物權的問題了。

    回覆刪除
  4. Wenson:

    //除非Steinbock認為假言令式、效益主義可以支持「動物擁有不比人低的道德地位」(對我而言這未免太奇特了一點),否則只有義務才能構成強制性的道德律令//

    1. 先釐清一點,我在這裡沒有想明示/暗示他本人對動物的道德地位有特定立場。
    2. 整個討論並不只有動物的道德地位比人高/低/一樣,還有其他可能,例如動物有沒有強到足以支持素食、廢除動物實驗的道德地位。
    3. 的確,他認為效益主義是其中一個可能,例如,如果有痛覺生物的痛在道德上都要count一樣的份量(像黑人白人的痛沒有哪個在道德上比較重要一樣),那麼,把動物的痛也考慮進去,說不定我們就有道德義務改吃素食、廢除大多動物實驗(取決於偶爾吃葷食或某些動物實驗能帶來多大效益)。這是一個可以暫時繞過「權利」討論動物議題的方式。不過印象中他自己沒有特定立場,而我說「他認為效益主義是其中一個可能」是指「他保留效益主義最終正確的可能性,而如果效益主義對了,那就有權利以外的方法談動物議題」。

    //如果他想避開義務和權利這些字眼……為什麼在談動機、慾望、理由時,對於動物適用跟對人一樣的道德情境?//
    1. 他沒有想避開使用「義務」
    2. 拍謝,後面那個問題看不懂,我對Nagel和Dancy的了解跟弱智差不多 囧

    你好像有些誤解,有可能是我誤導了你,我籠統整理一下我對Steinbock的理解:
    1. 說不定「權利」的討論最終會有定案,也說不定「權利」最終是個較窄的概念,原來不適用於動物。
    2. 不能因為目前有某些「權利」的概念不適用於動物,就說動物議題有了定案,例如不能因為動物沒有權利,所以斷定吃素、動物實驗都沒有道德問題。
    3. 除了「權利」,還有其他道德相關的概念可以談動物議題

    回覆刪除
  5. 1.如果他不想避開義務,那麼起碼不應該用效益主義,因為義務的強制性不來自於效益計算。
    2.除了預設動物權或主張效益計算,我目前想不出來有什麼方式可以支持動物議題,他有舉其他例子嗎?
    3.關於效益主義,我沒看出他跟Peter Singer有太大不同,他是順著Singer的論點來談的嗎?

    回覆刪除
  6. 1. 我對此存疑。效益主義談義務也很平常吧?“Such difficulties also pose a problem for anyone who holds, as Ross and I do, that we have at least a prima facie duty to promote good or eliminate evil, …”(Frankena, Ethics, 2nd)
    2. 可以不直接講效益,改用平等(equality)來討論。例如,哪些東西在道德上考量上享有一樣的份量(i.e. equal consideration)?具有痛苦的生物?具有理性思考能力的生物?具有道德思慮能力的生物?諸如此類。
    3. 他那篇有點像是介紹(我也不知道為甚麼能登期刊, 呵),內容有不少跟 Singer 的談法相似,說是順著 Singer 論點來談也沒錯,但他不是在捍衛 Singer 。

    回覆刪除
  7. 1.沒關係,這就擱置吧,不然要吵上好久。
    2.講平等不用預設對方有權利嗎?這聽起來有點奇怪。
    3.其實我更好奇的一點是,1978年的文章,都過了35年了,好像沒什麼迴響或影響,起碼我在動保議題上沒看過有人提到他,Singer卻是越老越紅,這代表的是...

    回覆刪除
  8. 1. 同意。
    2. 我也同意可以把平等的討論看成是在討論「哪些東西有被平等考量的權利」。不過我想就算這樣理解,Steinbock大概能說:(一)這種情況下有沒有用「權利」這類字眼並不重要,略過它直接討論「哪些東西該被平等考量」也行;(二)如果把動物議題裡的平等當成討論平等權,仍要保留一些空間讓其他哲學家講其他概念的「權利」,那些概念的「權利」或許不能直接套用到動物身上,但未必就代表動物議題該結束(例如有些人可能會認為有道德思慮的能力才會有權利,但也不能基於這個對「權利」的概念分析蓋棺說:因此動物無權利,吃葷、動物實驗都沒有道德問題)。Steinbock是認為人的道德地位比動物高,所以,對她來說除了平等,還有一些道德相關的因素充以使人類的道德地位比動物高,這些討論都不一定要先搞定何謂「權利」才能開始。
    (我之所以比較同情她的話法,是因為兩種反面例子。第一,常遇到有人說「動物議題就是在討論動物權,顯然我們要先討論好「權利」是甚麼,才能討論動物有沒有權利」;第二,也是常遇到的:「動物議題就是在討論動物權,但「權利」是人獨有的,所以動物議題可以蓋棺了:非人動物沒有道德地位」。我相信這兩種看法都miss the point, 而最根本的原因是把動物議題和權利掛勾)
    3. 呵呵,Singer的文章獨排眾議,成一家之言,而且簡淺易明,在非哲學領域愈來愈廣為人知;反觀Steinbock那篇...原創的內容不多,是篇好的整理,用來上大學部導修課是篇不錯的文章,卻不是會受注目的文章。

    回覆刪除

 
Toggle Footer